【财经分析】多元化配置需求主导 美债持仓变化显示市场化特征

发布日期:2024-06-04 11:21    点击次数:188

  美国财政部当地时间周三(10月18日)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2023年8月,海外投资者(以下简称“外资”)持有美债总规模环比增加521亿美元至77070亿美元。美债前两大“债主”持仓操作方向背离,其中,日本所持美债规模增加37亿美元至11162亿美元,而中国大陆持仓量则减少164亿美元至8054亿美元。

  市场人士表示,尽管8月外资对美债的总体持仓规模有所上升,仍有不少官方投资者在持续推进外汇储备多元化配置策略。近十多年来,美国债务快速膨胀,美债长期风险持续加大,加之全球贸易、投资及金融多极化发展,各国需要多元化外汇资产储备。未来,随着跨境贸易本币结算日益推进,逐步减少对美债投资的依赖度、降低对美国金融风险的头寸暴露,已经渐渐成为众多海外官方投资者的共识与实践。

  多元化配置需求主导官方投资者增减仓操作基本各半

  美国财政部目前仅公布持有美债的前20位海外官方投资者持仓数据,8月份,有11个国家和地区中选择增持美债,占比为55%,海外投资者累计增仓幅度为521亿美元。截至8月末,外资持有美债77070亿美元,其中,有48.52%为各国/地区官方持有,而在官方持仓配比方面,中长期美债占比93.64%。

  具体来看,8月份,前十大美国海外“债主”增持居多,英国、爱尔兰和卢森堡的增仓规模最大,分别增加357亿美元、229亿美元和159亿美元。当月,瑞士明显减持180亿美元美债,排名跌落至第九位。

d732a73882934738a08e5387294fdd66.png

  再来看美债前两大“债主”的表现,中国大陆2023年8月净卖出164亿美元美债,目前持仓8054亿美元,续刷2009年6月以来新低,并连续17个月持仓低于1万亿美元。

  据新华财经统计,中国大陆持有美债规模的历史最高点为2013年11月,当时达到了13167亿美元,相较于2013年的峰值,截至8月末,中国大陆已经累计减持约5113亿美元美债,这反映了我国目前在优化外汇储备结构和分散资产风险方面的努力。

1cfa27ae4e7c4651bffc2f0a32ff3ad6.png

  而作为美债第一大持有国,日本在8月份继续保持增持态势,净买入37亿美元美债,仓位升至11162亿美元,实现“三连增”。回顾历史数据,日本投资者在2022年以来的多数时间选择抛售美债资产,今年5月曾一度减持304亿美元美债。

  市场观点称,尽管美日两国货币政策路径存在较大偏差,但日元资产不断贬值使得其本国资产吸引力不佳,在此背景下,美元资产仍为官方投资者与市场机构的配置首选。

  TIC报告还显示,8月份,海外投资资金持续回流美国资产市场。包括投资美国长短期证券和银行流动在内,8月海外资金净流入1344亿美元,实现连续三个月净流入,且流入规模均超过1300亿美元。

  其中,海外私人投资者资金8月净流入1409亿美元,连续三个月净流入,且连续两月流入规模超过1400亿美元,央行、主权财富基金这类海外官方机构的资金净流入规模为65亿美元,较7月流入的88亿美元进一步缩水,远不及6月的净流入规模280亿美元。

  此外,8月海外居民继续增持美国长期证券,当月净买入613亿美元,高于7月买入规模456亿美元,仍远不及6月的1839亿美元,其中,8月私人投资者净买入563亿美元,7月净抛售131亿美元的海外官方机构,在8月净买入50亿美元。

  评级下调一度引发抛售长端美债月末展露性价比

  由于TIC数据的两个月时滞性,参照数据发生时期的市场情况可以解释数据变动。8月初,美国评级被下调的事件一度引发市场抛售;8月中旬,美国公布的制造业PMI、零售销售、7月CPI等数据强于预期,叠加美国财政部融资需求攀升,多因素助推美债收益率继续全线走高,2年期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稍微收窄;月末,在博弈9月美联储暂停加息预期与年内基本面修复前景的过程中,不少机构重新入场配置长债。

fa2d13772a6a4c71b43da227866f8c0a.png

  从市场表现来看,美国债券市场在8月经历了冲高回落。数据显示,10年期美债收益率7月初围绕4.05%窄幅波动,前半个月快速攀升一度突破4.3%的关口,下旬时则震荡回落20BPs左右,月底机构对紧缩放缓预期再起,全月收益率累计涨约5BPs,振幅则超过30BPs。

  多数机构认为,美国经济虽然暂不会陷入负增长,但增长动能将进一步弱化,部分指标将继续恶化。劳动力市场虽仍强劲,但可能降温,失业申请及失业率将小幅上升。同时,利率上升将继续抑制消费者信心和企业投资支出,明年一季度美国GDP增速可能会处于0附近或陷入负增长。因此,如果美联储要采取降息举措,可能会等到明年上半年才开始考虑实施。

  当月主要影响因素是国际评级机构惠誉对美国主权评级的调降。8月1日,惠誉将美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从AAA下调至AA+。国际观察人士认为,评级下调表明美国债务增长不可持续,其政府治理和财政管理能力受到质疑。同时,持续高债务可能挤占公共投资,抑制美国经济发展。

  惠誉彼时在声明中指出,下调美国信用评级主要由于美国政府债务负担居高不下且不断加重,未来3年财政状况预计将持续恶化。过去20年中,美国反复出现债务上限政治僵局,常常拖到最后一刻才有解决方案,削弱了人们对美国财政管理能力的信心。

  今年5月,美国国会两党就债务上限问题“极限博弈”之际,惠誉将美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该机构警告,美国国会两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采取边缘政策,政府未能有效应对中期财政挑战,导致预算赤字上升、债务负担不断加重,这些都预示着美国信用面临下降风险。

  美国独立研究机构联邦预算问责委员会主席马娅·麦吉尼亚斯表示,评级下调应该是一个警钟,美国需要让财政和政治秩序恢复正常。“正如惠誉所指出的,美国国债高企,赤字迅速上升,利息成本正蚕食越来越多的财政收入,美国面临许多重大财政挑战。”

  根据美国财政部数据,本财年前9个月(2022年10月到2023年6月),美国政府财政赤字约为1.4万亿美元,为上年同期的近3倍。当前美国公共债务已超过32.6万亿美元,相当于每个美国人负债近10万美元。据外媒报道,美债规模突破32万亿美元的时间比新冠疫情前的预测提前了9年。

  美国彼得·彼得森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彼得森此前表示,联邦政府债务不断累积是国会民主、共和两党在财政问题上多次“不负责任”的结果。美国财政支出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就已走上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结构性驱动因素早就存在,疫情迅速加大了美国的财政挑战。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2023年联邦政府利息支出将达到6630亿美元,2033年进一步飙升至1.4万亿美元,未来10年净利息总额高达10.6万亿美元。2007年至2020年期间,利息支出保持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左右;到2029年,利息支出将达到GDP的3.2%。

  美国威尔明顿信托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卢克·蒂利指出,虽然银行和投资者不太可能因为一家评级机构的行动而突然放弃将美国国债作为避险资产,但类似举动将逐步蚕食全球金融市场对美国政府信用的信心。




上一篇:CBOT小麦日内涨幅达2%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资讯